日本制造 殷鉴不远

金沙官方网址,葡京国际,葡京官方,银河官网首页,葡京 国际厅 www.sunsang.com.cn 评论: 0 | 发布者: 王星 | 原发: 企业观察报

放大 缩小
见习记者/ 李汶佳

4月底,距离2017年10月“质检门”还不到半年时间,日本汽车制造商斯巴鲁再传丑闻。在其公开披露的内部检查报告中显示,斯巴鲁在汽车燃效消耗和尾气排放方面的数据存在被人为篡改过的事实。

这不是单一的孤立事件。从2017年下半年至今,日本已经有一系列知名制造业企业传出造假和质量方面的丑闻。


6月26日,身为市场份额行业内全球排名第二,客户惠及包括宝马、奔驰、大众、福特、通用在内的全球诸多汽车厂家的世界三大安全气囊供应商以及日本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厂之一的高田公司终于宣布破产。其负债金额更是创造了日本战后制造企业的“新纪录”——超过1.7万亿日元(约合1041亿元人民币)。

由于安全性问题,高田公司生产的气囊在过去10多年的时间里,共造成至少17人死亡,180多人受伤,被召回的缺陷汽车总成本与赔偿金额已接近天价。造成这一系列事故的根本原因依旧是该公司由于业务上的考量,对其产品的缺陷进行隐瞒并篡改了相关的安全数据。

10月8日,日本的钢铁生产企业——神户制钢所公开承认该公司存在长期篡改产品强度和尺寸等质量数据的事实。涉事产品包括铝制零部件1.93万吨、铜制品2200吨、铝锻件1.94万件,约占铝和铜业务年销售额的4%。其中,造假铝制品波及客户约200家企业,包括丰田、本田、马自达、铃木在内的日本车企巨头都在随后承认使用了神户制钢所的问题制品。三菱重工、川崎重工、IHI株式会社、斯巴鲁4家企业也确认,他们生产的日本国防用品也存在类似问题。此消息一出,舆论哗然,日本媒体更是形容其为“动摇日本制造”的“神户冲击”。

同样,就在神户制钢的数据造假事件被日本国内外炒得沸沸扬扬之时,日本第二大汽车制造商日产汽车也被曝出其部分车辆的最终检验,是先由不具备资格的技术人员负责施行,再由具备资格的技术人员在检查记录上盖章的程序造假丑闻。

紧接着,11月日本制造巨头的三菱重工在被爆出自1991年开始,一直使用与法律法规不同的违规实验方法来测算所生产汽车的燃效数据。此外,为使从2013年开始生产的四种车型达到燃效目标,还对数据进行了篡改,一共涉及62.5万辆汽车。

不仅如此,该公司旗下的日本三菱综合材料公司也发布公报承认三菱电线工业和三菱伸铜自1977年开始存在篡改产品数据的造假行为,问题产品涉及航空、汽车、机电产品等行业,受影响企业达200多家。

这还是日本史上的第一次,制造业内多个不同领域的企业在同一时间段被集中爆出造假丑闻。世人在震惊之余,不禁感叹此前在业界和消费者之间有着良好信誉的“Made in Japan”到底怎么了?

昔日从弱到强的制造业辉煌及其形成原因

在二十世纪80年代,对于腰包并不富裕的广大中国消费者来说,一台索尼的彩色电视机或是一台松下的电冰箱,并不仅仅意味着一件普通的家用电器消费品,而是兼具观赏价值、使用价值和消费价值的“奢侈品”。这些凝聚着先进技术和工艺的白色家电所代表的日本制造业之强大,成为了当时国人共有的社会记忆。

可是,战败后的日本制造业并不是从最初就拥有如此强大的能量。根据日本政府公开的统计数据显示,二战结束后第一年,即1946年日本制造业生产能力不到战前最高水平(经济大萧条后的1934至1936年平均水准)的40%,工业设备的30%到60%都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同时,主要制造业产品的产量锐减,几乎都降至战前巅峰时期的50%以下,如1945年的纺织工业为战前最高水平的33%,硫黄生产能力是42%,造纸能力是46%,钢铁产量仅为15%,石油和石油制品的库存仅有1941年的10%。

用著有《日本工业统治论》、监修过《日本产业史》的日本著名经济学家、统计学家有泽广巳的话说,那(当时的日本经济)就是“一片人造荒漠”。他在其著书中这样描述所见场景:“这边是已经再无用处的战争生产设备残骸,东倒西歪;那边是衣难蔽体食不果腹的普通民众,东躲西藏?!?/font>

在此后的四五年,在盟军驻日司令部的管理下,日本一边实行经济民主化改革,一边恢复国民经济。凭借其过去的工业化经验,以及保存还算完整的工业化人才,日本的基础工业,如煤炭开采,木材加工开始逐渐步入正轨。特别是在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日本由于地理位置优越,依靠战争所带来的“特别需求”和部分援助,在美国的许可下,以纺织、服装为中心的轻工业和以钢铁为中心的重工业开始推动日本经济的快速提升。

朝鲜南北停战后,时任政府官僚的日本经济学家大来佐武郎于1954年提出有名的“大来设想”,主张以加工贸易(进口原料能源,出口工矿制成品和设备)来发展经济,受到广泛的评价也被日本政府接受。自此,“贸易立国”就成为日本经济发展的基本国策。

很快,日本产业界以美国为首榜样,充分利用自身的“后发优势”直接“暴力山寨”,从玩具到家电再到汽车领域,无一例外。彼时的“Made in Japan”在西方人眼中与后来的““Made in China”无异,都是“仿冒品”的代称。但这些简单粗暴的“仿制品”不仅提高了日本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如三大件(黑白电视机、洗衣机、冰箱)和新三大件(彩色电视机、空调、汽车),更使得日本的GDP年增长率均保持在10%左右。

1960年后,同样是在大来佐武郎的建议下,时任日本首相池田勇人发布“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具体要求日本在之后的10年内国民总生产达到当时的2倍,即26万亿日元;并使日本国民的生活水平与西欧先进国家相当;以及实现完全就业这三大目标。

在此期间,日本制造业告别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低效的“拿来主义”,反而通过大力引进、消化吸收、重新优化到再创新的“逆向工程”这一发展模式,运用到电力、金属制品加工和造船业等当时的高技术产业。除了对具体产品制造技术的改进,日本业界还敏锐地瞄准了当时还处在攻关期的自动化生产技术,积极地为大规模生产体系的更替做布局。同时,日本制造企业的内部管理方式也响应政府计划,依靠“年功”策略,稳定了产业工人的岗位和收入,为此后的日本制造业中的工艺创新打下非常重要的基础。

1973年国际上第一次石油?;退婧笕毡靖鞯乇⒌幕肪彻κ录?,以及与各国不断激化的贸易摩擦,引发了日本各界对于其制造业过去发展历程和方式的整体反思。单纯靠“逆向工程”已经不能促进日本经济的持久发展,必须培育自身的科学技术创新能力,才能令其在激烈国际竞争中居于不败地位。在此背景下,1981年时任日本首相铃木善幸在其施政演说中强调,“科学技术是我国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弊源?,“科技立国”正式代替“贸易立国”成为了日本发展的新战略。

这一时期,日本开始将制造业的发展重心向知识密集型产业倾斜,诸如原子能产业、电子信息产业、计算机产业与航空航天领域等都成为资金与智慧资源的主要输送地。此外,日本的制造业巨头纷纷“联姻”日本知名学府,不断投入大量资金促进重点实验室产品的商业化、寻求制造业的集约式发展。随着“科技立国”战略的深入贯彻,日本的高精尖产业自主研发能力也得到进一步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国内制造业中99%的附加利润并不是由制造业巨头所独占,而是由那些不起眼的“小作坊”所共享的。由于经济长期稳定向好,日本的小微家族企业的数量和规模更是如“雨后春笋”般增长及扩大。其中不乏有一些掌握了关键零组件制造或加工的“独门绝学”,以及独到的制备、加工工艺的“老师傅”,正是这样的小微家族企业构成了日本制造业强大的技术基盘。如大阪府的东大阪市,就是一个小微家族企业的聚落,就连美国的军火制造军头波音或是美国的NASA也要采购这里生产的很多关键零组件。

可以看到,前瞻的发展战略,岗位长期稳定的产业人才、技术储备,大量健康发展的独角兽企业是日本制造业光辉的重要能量来源。

如今表面光鲜的制造业背后真实的隐忧

如日中天时期的日本制造业,曾经创下辉煌的历史。有资料显示,全世界90%的数码相机是日本制造,接近95%的大型复印机由日本制造垄断,日本持有全球37%的半导体生产设备,和66%的半导体原材料。

日本文部科学省、经济产业省和厚生劳动省联合提交的《2017日本制造业白皮书》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底,其制造业连续5年保持盈利,2016年盈利额约为1150亿美元,人均制造业增加值为7993.99美元,位居世界第一;人均制造业的出口值为5521.02美元,位居世界第四;工业化程度以37.04%位居世界第四;出口质量以85.69%位居世界第二;对国际制造业的影响以14.13%位居第二;对世界贸易的影响力以6.53%位居世界第三。

与大型企业丑闻缠身不同,日本的小微企业在经历了2008年金融?;钡牡贡沾蟪焙?,这些年也有了积极的发展。源引自经济产业省下属的中小企业厅发布的《2017日本中小企业白皮书》中的数据,380万家的中小企业在2016年的经常性盈利稳定在20万亿日元的水平。

可是在整体向好的数据背后,却隐藏着令日本产、官、学界担忧的发展趋势。制造业盈利的逐年缩水,中小企业的收入逐步下降,制造业从业人数的不断萎缩,频频示警日本经济。现如今“失去的二十年”已经在缓慢地向“失去的三十年”迈进,可日本的经济前景却依旧茫然。

日本著名的经济学家和媒体人池田信夫曾经出版过日本经济低迷的研究专著《失去的二十年:日本经济长期停滞的真正原因》。书中观点把日本经济的长期低迷归咎于日本财政赤字过于扩大;日元对美元升值,导致通货紧缩;对比新兴市场国家,日本的劳动生产率低下,没有竞争优势;还有不平等的薪酬体系,难以激发新员工的积极性这四点。中国、日本、美国的部分学者对这种观点都表达过不同程度的赞同。

在民间,还有一类观点比较有市场,即美国为了防止日本经济及制造业超过自身,通过“广场协议”对日本经济和制造业进行“打压”,造成了日本经济从90年代开始一蹶不振。

但是,中国研究军事、历史、国际关系的作家学者宋宜昌却明确反对这类观点。在其参与的央视《大家谈》栏目中,其对日本经济长期低迷表达了更具战略视角的看法。他指出,问题产生的首要原因始终是内在因素,同样是被美国“打压”,为什么德国经济没像日本经济一样一蹶不振,反而在稳步提高?最明显的区别是,德国没有放弃在本国的制造业,而是在东欧国家和亚洲的发展中国家找到了替代市场。德国更没有像日本一样,把国民经济的重点从制造业转为金融业,去“抄袭”美国华尔街,妄图剪其他经济体的“羊毛”。

宋宜昌还进一步指出,除了大搞制造业空心化是日本经济长期低迷的最直接原因之外,没能把握住技术发展趋势的日本制造业,也是导致日本经济长期疲软的重要因素。凡事都有两面性,日本产业工人对于品质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虽然为日本产品赢得了不朽的声誉,特别是在需要长期投入的材料领域,如石墨烯、碳纤维、特种金属等材料的高端市场都被日本企业所垄断,可是也可会让日本制造业在濒临淘汰的技术领域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从而丧失对新技术独占的可能性。比如日本的几家彩电制造企业,就在模拟信号优化的“死胡同”里越陷越深,白白放弃了数字信号电视这一技术趋势和庞大市场。

在新技术领域,日本没有“大腕”企业,已是不争的事实。在超级计算机的排位争夺战中,曾今的冠军日本已经被挤出“头把交椅”的争夺战;5月2日,就在刚刚落下帷幕的AI围棋大赛中,日本的最强的“ZEN”更是在预赛就惨遭淘汰;日本最大的互联网企业雅虎其“惨状”也是人尽皆知;还有2017年底,有着70年历史的本田汽车与成立才不满5年的中国商汤科技签订协议,共同开发无人驾驶技术这一事件背后所折射出日本高科技公司的缺位等等,足以说明日本制造业对技术发展趋势把控的失误,对日本的制造业未来有多么深刻的负面影响。

当然,一个问题的产生,往往是多个复杂原因公共作用的结果。旅日作家刘华在针对近一段时间日本制造业丑闻频出的现象接受央视主播提问时,给出了自己的补充观点。日本长期少子高龄化,会令这一现象逐步加剧。

众所周知,日本败战后的第一次生育大潮是在1947年到1949年,这代人在日本被称为“团块世代”。正是这一代人辛勤工作,才创造了日本二战后的经济奇迹。按照常理,他们应该已经退休,但是由于日本政府为了避免制造业企业缺乏专业技术工人,推行新政策,鼓励其继续工作。但即便如此,考虑到当事人身体状况等其他因素,以70岁作为实际的退休年龄,正好是2017年。所以,日本制造企业的成熟技术工人的丧失,也是本轮丑闻的诱发因素之一,而且这一现象有可能会持续个一年半载。

来自日本方面的消息也印证了这种观点,5月2日的《日本经济新闻》有关神户制钢所的后续报道称,据日本人才中介公司——Recruit Career公司的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12月,质量管理和保证领域有经验者的招聘倍率达到1.35倍,比3年前提高0.31个百分点。按各年12月比较,创出启动调查的2008年以来的最高。其中,日本的汽车和家电等企业的需求突出,尤其是对30岁至40多岁之间,能长期工作的“来之能战”的人才需求巨大。

中国社科院著名南亚问题专家、曾任中国驻安卡拉使馆三等秘书的叶海林对人口的少子老龄化问题作出过判断,人口的净减少对于一个国家是灾难性的。在经济领域,不仅仅表现为工业人口的减少和市场的萎缩,更意味着制造工艺的流失以及工业知识完整度的下降。

近半年日本制造业丑闻缠身给了中国同行一个很好的机会以求自省?;毓酥泄圃煲档姆⒄怪?,不难发现其中存在着太多促使日本制造强盛的经验不断地发挥着作用,但是仍然要清楚地知道,中国制造业与日本制造业依旧有相当的不同。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对这一事件所隐含的教训进行深刻总结,避免中国制造业在由大到强的过程中发生类似问题,才是中国制造业从业人应行之道。

返回顶部